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我 :)  会员注册  
·返回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关于我们
中国山水画艺术网

2018中国冰雪画派新疆行系列报道

首   页 书画艺术动态 历代山水名家 当代山水名家 网站推荐画家 实力派画家推荐 理论之窗
各地美协组织 展销大厅 书画定制 国画山水流派 艺海趣闻轶事 书画收藏指南 合作交流
      当代山水画名家
白雪石 傅家宝 郭公达
刘继潮 章 飚 裴家同
朱松发 朱修立 陈玉峰
张自生 朱 冰 张卫平
  更多
      历代山水画名家
展子虔 李思训 李昭道
王 维 关 仝 荆 浩
巨 然 郭 熙 李 成
米 芾 王希孟 张择端
范 宽 马 远 夏 圭
李 唐 刘松年 王 蒙
倪 瓒 赵孟頫 黄公望
仇英 查士标 唐 寅
文徵明 董其昌 朱耷
龚贤 梅清 石 涛
王 翚 王时敏 吴石仙
萧云从 王原祁 吴 历
  更多
      书画收藏指南
2009年中国当代著名书画家作品市场价格状况统计
教你如何欣赏国画
教你如何收藏国画和鉴别真伪
书画的鉴赏、保养与收藏
书画的鉴赏、保养与收藏
悬挂字画的窍门
如何保存收藏的字画
书画收藏家成长秘笈:三大基本功七项注意
投资书画“四字方针”
当代书画收藏进阶
书画收藏五忌
字画收藏小知识
怎样选择书画收藏品
收藏名家书画应注意的几个问题
收藏“四忌”
收藏中国书画最好不装裱 画心保存有利长期保护
文房用品的品位身价
平民收藏如何捡漏
提高鉴赏能力 艺术品投资:长假修炼内功好时机
非理性投机都会失败 艺术市场绝非股票市场
北强南弱 艺术品市场区分南北值得商榷
赝品书画并非全是“劣品”
宋元书画为何屡以天价成交?
小印章有大乾坤:如何判断一枚印章的价值?
艺术品秋拍3看门道 书画投资:细节决定成败
市场亮点:大名家女性题材画是收藏上好之选
艺术要与聪明的钱结合?
粉彩瓷板作品《黄山四千仞》拍出680万元高价
民企进入艺术品市场最盼资金安全
郭庆祥谈清代皇家宫廷艺术收藏品
圆明园海外寻宝 大英博物馆担心中国追讨文物
骗子模仿书画家范曾声音 卖假“奇石”等行骗
艺术品秋拍3看门道 书画投资:细节决定成败
万达10年:斥巨资收藏名画期待丰厚回报
今日中国艺术市场当真回暖了吗?
中国艺术拍卖企业距离“垄断寡头”有多远?
  更多
      各地美协组织
安徽省淮北市巾帼画会
安徽省宿州市美术家协会
安徽省宿州市青年书画家协会
安徽省芜湖市美术家协会
安徽省宣城市美术家协会
安徽省池州市青年美协会员名单
安徽省池州市美术家协会
河南省周口市美术家协会
河南省漯河市工艺美术家协会
河南省新乡市美术家协会
浙江省金华市美术家协会工作会议磐安召开
山东省五莲县美术家协会
  更多
 
    行为表演还是盲目创新-当代书坛之怪现状剖析
行为表演还是盲目创新-当代书坛之怪现状剖析
作者:左国华   文章来源:美术报   加入时间2020-7-21 8:50:22

   



行为表演还是盲目创新-当代书坛之怪现状剖析
左国华(黄冈师范学院美术学院副教授)

  当代书法需要创新,但不能盲目创新,要避免走入“怪圈”,创新是在继承传统基础上的创新,而不是以当代艺术的名义,生造出一个“怪胎”,那就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终究会遭到历史的唾弃。

  近年来,关于“丑书”“射书”“盲书”“性书”的新闻被扩散开来,这类负面新闻之所以被不断传播,并不在于它存在任何正能量的价值,而是人们想通过这类丑闻表达自己对此类现象的痛恨。

  在我看来,他们的这些行为与国人视野中的民间书法、江湖书法也有本质区别,他们书写的所谓文字,既不属于传统书法,也难以用现代书法来界定,或许可以将其归之于“实验艺术”一类,但绝非书法,孙某的“性书”行为完全违背人类的良知与道德,因此他被书协给踢出去也是理所当然,即便如此,我们觉得还不解恨,这种人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因为他在公共场合玷污中华传统文化,在破坏人们的审美视听,这种丑陋行径用“肮脏”“龌龊”“卑鄙”等词形容毫不为过,此类现象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当代书法人的浮躁和急功近利思想。唯有正本清源,使当代书法不断地“守恒”“匡正”,才能向着健康、良性方向发展。所谓“守恒”就是守住传统书法的根脉,所谓“匡正”就是反对那些“丑书”“射书”“性书”等行为,引导正确的审美视听,帮助那些表演者“易筋洗髓”,引导他们向着健康、良性的方向发展。下面笔者对当代书坛存在的“丑书”“射书”“盲书”“性书”等不良现象进行剖析。

  新招频出:曲解传统经典

  “丑书”是一个网络新词,并不是一种书风,而是指当代书坛一些急功近利的所谓大师的恶搞行为。像“晋人尚韵、唐人尚法、宋人尚意”讲的是不同历史时期的整体书风面貌。历史上并无“丑书”一说。在我看来,“丑书”不讲法度,既缺乏书法用笔、结字、章法等方面的基本要素,也无法用传统书法标准进行评判,难以满足书法家甚至常人的共性审美标准,即便用现代书法审美标准去评价,也毫无美感可言,难道真如某些书家所言,当代书法进入了一个“审丑”的时代?非也。

  王林坚先生作出了比较中肯的评价,他认为“丑书、怪书盛行,有的书家甚至根本不顾书法的书写规律,随心所欲将一些美术的东西弄到书法里来,还美其名曰‘现代书法’,字越写越大。”“丑书”的代表人物曾某常以拖把作书,表演时还发出阵阵“吼声”。2018年,沃兴华先生的书法展因“丑书”舆论压力被迫叫停,另外两位“丑书”代表人物也表示了不满,首先是刘正成对四川的书法生态进行了一阵狂批,然后是曾某连夜赶制了一百枚陶印,而且在他的微信朋友圈写道“今天我留着泪,一口气刻完了一百方沃展叫停陶印!”

  当然,这种同情是不值得称道的,大多数书法爱好者还是认为四川的这次行动干得漂亮,向“丑书”开了第一枪。在我看来,“丑书”是对传统经典书法传承与创新的曲解,是盲目创新的产物。“丑书”实乃媚俗之书,“丑书”的生成与急功近利思想有关,体现了一种浮躁的心态。“丑书”让传统书法精神迷离、品评标准丧失,越来越多的滥竽充数者充斥其间。“丑书”不是以追求美为目的,而是以制造丑、恶、俗为荣,“丑书”作者将汉字随意扭曲、肢解,使其面貌丑陋、畸形、恶俗,观之不堪入目。

  “丑书”与傅山所说的“宁丑不媚”观点也大相径庭,傅山说:“书宁拙毋巧,宁丑毋媚,宁支离毋轻滑,宁真率毋安排。”此处之“丑”是相对于“媚”而言的,意思是说书法宁可个性突出、面貌丑怪,也不要媚俗、柔弱,面貌娇好,精神萎靡的作品遑论佳作。“丑书”不仅缺乏法度,而且在书写工具与材质上盲目创新、不知所从,甚至做出一些违背职业道德和审美公德的行为,这类行为实际不是创新,而是恶搞,是在传播负能量。因此“丑书”的危害性极大,不仅误导青少年的审美认知,也破坏了艺术教育的健康良性发展,我们应该远离“丑书”,警惕“丑书”的侵蚀。

  “射书”又称“射墨”,故名思义,就是将墨喷射在宣纸上,并自认为是创新之作,其代表人物是邵某,他的《墨法36计》《飞来好运》便是“射墨”的恶作剧。不可否认邵某的个别作品是具有一定传统功底的,如其行书《八指头陀诗句》,但他为何不从传统中出新,却频频玩出“新招”,做出令人啼笑皆非的“射墨”行为,是为了满足现代人的猎奇心理,还是成就自己的功名心,我们不作讨论,单就作品形式来看,“射墨”虽然使用的材料是宣纸,但书写工具却是注射器,或许创作者本人认为这是在追求书写工具的创新,按此逻辑,用喷壶、喷雾器也能喷出惬意的作品,这岂不是“走火入魔”的行为?

  王强先生认为,“射书”作品,要放在书法展上,那就是书法,就要被当作书法作品去评价,你可以批评,也可以思考,这是不是一种书法的创新?这种观点笔者不敢苟同,首先,“射书”的书写工具不是毛笔或其他的书写工具,而是注射器;其次,这种“射书”的过程是一种表演,无法满足日常书写的实用功能;再次,“射书”只适合少量字表演,小字、多字难以完成,“射书”作品也难以用传统笔法、结字、章法进行评判,不是从传统中出新,而是闭门造车,缺乏实际意义。

  笔者认为“射墨”不是书法,因为它已经偏离了书法根本的创作原则和审美追求,将“射墨”视作一种“行为艺术”或许有一定道理,但绝不是书法艺术,“射墨”作为一种行为艺术本身没有错,但偏偏以书法的名义进行宣传,也无怪乎观者的强烈抨击。有人认为,邵某的创作经历了传统书法到现代书法再到“射墨”书法的变迁,实际上个人认为,这根本不是他书法的变迁,而是一种“盲人摸象”“掩耳盗铃”的行为,是盲目追求创新的结果,他所谓的现代书法作品只能看作是一种抽象水墨画,如《海》《震》《铸》《宝》等作品,“射墨”就更不是书法了。每一个有基本美术知识的人都不会混淆书法、抽象水墨画和行为艺术,邵某为何振振有词地称自己的抽象水墨画和行为艺术是书法创新呢?

  “盲书”并非盲人之书,反映的是作者对书法创作主体的欺骗,或者说自欺欺人,这与孙过庭所说的“五合五乖”是相违背的。张某不是严肃、认真地去营造书写环境,而是酝酿如何表演,如何制造出“奇葩”新闻,书写时不是酝酿字形、随意所适,做到“无意于佳乃佳”,而是故意不看书写媒介,有强烈的做作行为,使用的书写媒介也是骇人听闻,在女模特身体上作书,还强词夺理地认为观众不懂艺术,的确这种表演可以跟行为艺术扯上关系,但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书法,更不能当做当代书法的创新追求和价值指向。

  书法是建立在日常书写和实用基础上的一门艺术,张某等人的行为既不是日常书写,也谈不上实用,虽然他书写的是汉字,但很难识别,由于“盲写”破坏了文字的畅通性,脱离了书法的内核——文学母体,因此其“盲书”表演不是书法,可以将其视为没有多大创意的行为艺术,但与书法创新不可同日而语。

  孙某的“性书”就更令人痛恨了,关于“性书”表演的细节实在不堪入目,在此不作过多介绍。孙某不仅策划与指导其弟子罗某进行性书表演,还将天下第一行书《兰亭序》作为书写内容,这种无耻行为竟能得到墙美术馆的支持,举行了内部观摩展,甚至召集专家研讨。这种伤风败俗的性书表演能走进美术馆,试问,美术馆的责任和担当在哪?

  孙某、罗某等人的行为将书法与性粘连,并堂而皇之地走出国门,在中国历史上是第一次,也是最无耻的一次。薛明辉先生曾撰文表示“把书法与性结合,……无疑是对书法的亵渎,对女性的侮辱,对人类道德底线的挑战”。“性书”既不是前卫书法,亦不能称作实验书法,而是借书法之名做出的违背人类道德底线的行为,前卫书法、实验书法有很多创新方式和手段,但必须遵从美的法则,不能逾越道德底线,孙某因为“性书”表演违背人类的道德与良知,极大地损害了中国美协的名誉,被中国美协开除会籍也是罪有应得。一位国字号的会员不精研技法,不走正道,传播各种低俗文化,还远赴海外宣传,理应受到法律的制裁,开除会籍已经是较轻的惩罚了。

  盲目创新:走入背离怪圈

  当代书法需要创新,但不能盲目创新,要避免走入“怪圈”,创新是在继承传统基础上的创新,而不是抛弃传统或反传统。如果丢掉传统,生造出一个“怪胎”,那就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终究会遭到历史的唾弃。

  关于当代书法的创新,笔者认为:一方面可以追求艺术形式的新颖,今人的各种书写款式和宣纸拼接方式已经是形式创新了,在此基础上创造出新的艺术图式有很多可能性,如果非要将各种奇特表演和书法艺术图式创新扯上关系,生出一个怪胎,那就是背离传统、侮辱艺术的行为。另一方面,书法艺术的发展离不开创新的文字内涵,书法家们抄诗抄了上千年,以后还会抄到什么时候,鄙人不敢狂作评论,历史上的《兰亭集序》《祭侄文稿》《黄州寒食诗帖》,哪一篇不是脍炙人口的文学作品,回望当代,又有几件文学性和艺术性兼优的书法作品能在历史上留名?因此,当代书法家首要的重任是增强国学修养,精研古典文学,书写属于自己的文学作品,表达自己的心声。南宋词人戴复古的“须教自我胸中出,切忌随人脚后行”,似在警示后人,当代书法再也不能这么抄下去了,当代书法家实现文字内涵的创新迫在眉睫。






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烟台市优秀美术作品展

中国山水画艺术网声明:中国山水画艺术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浏览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和本网站无任何关联。本网发布的讯息您如发现侵犯您的著作权,请及时和我网联系,在提交相关证明文件后,我网会选择删除。如您想转载本条信息到手机微信或微博,请在网页下端左侧点击“分享到”自助转发,或关注本网微信公众号zgsshysw。

搜藏网 福建美术在线 陕西省美术家协会
更多友情链接

中国山水画艺术网
中国山水画艺术网 English 中国山水画艺术网 German 中国山水画艺术网 Spanish 中国山水画艺术网 French 中国山水画艺术网 Italian 中国山水画艺术网 Portuguese 中国山水画艺术网 Japanese 中国山水画艺术网韩语 Korean 中国山水画艺术网 Arabic 中国山水画艺术网 Russian

网站版权持有人:中国山水画艺术网

页面浏览设置:1024×768分辨率

本站中文名称:中国山水画艺术网    本站网址www.zgsshw.cn  本站所有资料信息未经我站同意禁止转载,否则法律责任自负。

 《中国山水画艺术网》编辑部电话:0559-8530554   电子信箱:6-0-8@163.com  工作专用QQ:384169963    2522440660    

专用QQ群:102543755  法律维权:北京冠和权律师事务所  备案编号: 皖ICP备11008522号

            

 

page contents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