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我 :)  会员注册  
·返回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关于我们
中国山水画艺术网

2018中国冰雪画派新疆行系列报道

首   页 书画艺术动态 历代山水名家 当代山水名家 网站推荐画家 实力派画家推荐 理论之窗
各地美协组织 展销大厅 书画定制 国画山水流派 艺海趣闻轶事 书画收藏指南 合作交流
      当代山水画名家
白雪石 傅家宝 郭公达
刘继潮 章 飚 裴家同
朱松发 朱修立 陈玉峰
张自生 朱 冰 张卫平
  更多
      历代山水画名家
展子虔 李思训 李昭道
王 维 关 仝 荆 浩
巨 然 郭 熙 李 成
米 芾 王希孟 张择端
范 宽 马 远 夏 圭
李 唐 刘松年 王 蒙
倪 瓒 赵孟頫 黄公望
仇英 查士标 唐 寅
文徵明 董其昌 朱耷
龚贤 梅清 石 涛
王 翚 王时敏 吴石仙
萧云从 王原祁 吴 历
  更多
      书画收藏指南
2009年中国当代著名书画家作品市场价格状况统计
教你如何欣赏国画
教你如何收藏国画和鉴别真伪
书画的鉴赏、保养与收藏
书画的鉴赏、保养与收藏
悬挂字画的窍门
如何保存收藏的字画
书画收藏家成长秘笈:三大基本功七项注意
投资书画“四字方针”
当代书画收藏进阶
书画收藏五忌
字画收藏小知识
怎样选择书画收藏品
收藏名家书画应注意的几个问题
收藏“四忌”
收藏中国书画最好不装裱 画心保存有利长期保护
文房用品的品位身价
平民收藏如何捡漏
提高鉴赏能力 艺术品投资:长假修炼内功好时机
非理性投机都会失败 艺术市场绝非股票市场
北强南弱 艺术品市场区分南北值得商榷
赝品书画并非全是“劣品”
宋元书画为何屡以天价成交?
小印章有大乾坤:如何判断一枚印章的价值?
艺术品秋拍3看门道 书画投资:细节决定成败
市场亮点:大名家女性题材画是收藏上好之选
艺术要与聪明的钱结合?
粉彩瓷板作品《黄山四千仞》拍出680万元高价
民企进入艺术品市场最盼资金安全
郭庆祥谈清代皇家宫廷艺术收藏品
圆明园海外寻宝 大英博物馆担心中国追讨文物
骗子模仿书画家范曾声音 卖假“奇石”等行骗
艺术品秋拍3看门道 书画投资:细节决定成败
万达10年:斥巨资收藏名画期待丰厚回报
今日中国艺术市场当真回暖了吗?
中国艺术拍卖企业距离“垄断寡头”有多远?
  更多
      各地美协组织
安徽省淮北市巾帼画会
安徽省宿州市美术家协会
安徽省宿州市青年书画家协会
安徽省芜湖市美术家协会
安徽省宣城市美术家协会
安徽省池州市青年美协会员名单
安徽省池州市美术家协会
河南省周口市美术家协会
河南省漯河市工艺美术家协会
河南省新乡市美术家协会
浙江省金华市美术家协会工作会议磐安召开
山东省五莲县美术家协会
  更多
 
    2018冰雪画派新疆行之六:克孜尔魔鬼城
2018冰雪画派新疆行之六:克孜尔魔鬼城
作者:卢平 文   文章来源:中国冰雪画派   加入时间2018-11-14 15:19:21

   

2004年于志学在新疆米兰   卢平摄

2004年于志学在新疆米兰   卢平摄

2018冰雪画派新疆行之六:克孜尔魔鬼城
卢平 文

     新疆的南疆着实有很多吸引人眼球的地方,但是我们这次南疆出行的主要契机确是因了导师于志学要画丝绸之路的雅丹魔鬼城。

克孜尔魔鬼城    卢平摄

克孜尔魔鬼城    卢平摄

     说起于志学有计划地画丝绸之路,还要从2011年算起。当时他参加由中国美协和西安大唐西市组织的“彩绘丝路域外采风写生活动”。活动的启动仪式是在2010年11月的西安举行。那是一个非常隆重的启动仪式,陕西省和西安市的有关领导、国内美术界的重要领导和有关部门、一些外国使馆的文化参赞、国内画坛几十位卓有成就的艺术家和众多的新闻媒体参加了开幕式。为了让画家们更深入了解唐代和丝绸之路的历史,主办方还特别邀请代表们参观了二千多年前张骞“凿空西域”的唐都长安城的西市起点,参观了西安大唐西市博物馆、西安美术学院美术馆和新建不久的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还观看了当时很牛的号称亚洲第一部IMAX3D影片《大明宫传奇》。那是我第一次在电影院看3D电影,戴上特殊的眼镜,在特制的空间里观看,效果确实不同凡响,大有身临其境的感觉,很是震撼。看了电影了解了当年的大明宫是多么宏伟、壮丽和辉煌,可称为世界之最,其规模比现在的紫禁城还要大出好几倍。可惜这么伟大的建筑群仅存续了二百多年,就被后来的战火毁掉。好在2010年西安市在大明宫原址上建立了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在2014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遗产委员会上,大明宫遗址作为中国、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三国联合申遗的“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路网”中的一处遗址点列入了《世界遗产名录》,真是可喜可贺。

克孜尔魔鬼城    汤宽义摄

克孜尔魔鬼城    汤宽义摄

庫车天山大峡谷 张军摄

庫车天山大峡谷 张军摄

于志学在魔鬼城写生   卢平摄

于志学在魔鬼城写生   卢平摄

     自从2010年以后,于志学经过西安丝绸之路起点分别经过河西走廊出玉门关以及古阳关,进入过新疆,走过传统丝绸之路入疆后的北道和南道的一些地区,只差南疆的中道没有走。如果能再来一次南疆,就基本可以涵盖当年丝绸之路在西域的路线,这样翻越了葱岭便进入了今天的中亚地区。2015年,于志学为考察丝绸之路专程到了中亚的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采风写生。由中亚再继续往西,经过今天的土耳其伊斯坦波尔和伊朗等国就到达罗马帝国在中东的领地大秦。结合这些年他已先后到过土耳其、伊朗、希腊、意大利、波兰、奥地利、巴尔干半岛等国家进行写生采风,基本走了一次比较完整的丝绸之路,对其沿途一带的历史、文化、民族风情有了一些理解。但这次他接受中国国家画院的创作课题是新疆的雅丹魔鬼城,虽然他已经去过克拉玛依魔鬼城、奇台魔鬼城和哈密魔鬼城,但是南疆的魔鬼城还没有看到。所以借此之机于志学想趁热打铁走一次南疆,考察南疆丝绸之路途中的古丝路遗址、自然和人文风情及冰雪风光,既弥补了未到南疆的遗憾也可以进一步观察南疆魔鬼城的雅丹地质现象,为创作助力。

于志学在魔鬼城写生   卢平摄

于志学在魔鬼城写生   卢平摄

于志学在魔鬼城写生   卢平摄

于志学在魔鬼城写生   卢平摄

于志学在魔鬼城写生   卢平摄

于志学在魔鬼城写生   卢平摄

     新疆的魔鬼城实在太多了!人们将成片的雅丹群都叫做魔鬼城。“雅丹”一词的维吾尔语指的就是“具有陡壁的小山包”之意。维族人这样形容雅丹外貌还真是形象贴切。雅丹也称为风蚀脊,一说起“脊”,人们脑海中便会出现哺乳动物脊椎的形象。风蚀脊是由于风的吹蚀作用,使其“小山包”的不同部位遭受不同强度的剥蚀作用,久而久之便形成了不同形态奇特怪诞的地貌现象。所以,大自然的风真是威力无穷,不仅赋予了魔鬼城这个很酷的名字,还是一位天然的雕塑师,塑造了各种神奇古怪的雕像。

于志学在魔鬼城写生   卢平摄

于志学在魔鬼城写生   卢平摄

于志学在魔鬼城写生    刘彩霞摄

于志学在魔鬼城写生    刘彩霞摄

于志学在魔鬼城写生   卢平摄

于志学在魔鬼城写生   卢平摄

     在张中堂馆长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克孜尔魔鬼城。克孜尔魔鬼城位于阿克苏地区拜城县东北部克孜尔乡和黑英山乡之间的戈壁荒原上。从沙雅开往魔鬼城的道路,路况尚好,没有剧烈的颠簸。窗外的飞尘不断掠过这一带大面积的雅丹群,就像大小不一的古堡散落在戈壁滩上。戈壁的色彩不是那么丰富,只有阳光映照下的远处红褐色山体,才感到这是一个有颜色的世界。如果时间充裕,守株待兔地等待光影,可以在这里拍出很有震撼效果的照片。

冰雪画派在魔鬼城写生   卢平摄

冰雪画派在魔鬼城写生   卢平摄

冰雪画派在魔鬼城写生   卢平摄

冰雪画派在魔鬼城写生   卢平摄

冰雪画派在魔鬼城写生   卢平摄

冰雪画派在魔鬼城写生   卢平摄

     虽然已经到过几处新疆的魔鬼城,于志学还是被眼前克孜尔魔鬼城丰富多彩的造型震撼了。在这长约数十公里的雅丹群里,到处充满了宽窄不一,底部曲曲折折的风蚀谷。有的雅丹呈垄脊样延伸一泻千里,有的因风蚀谷狭窄,形成了各种峭壁耸立、千姿百态、能使人联想丰富的各种奇特造形。他感慨地说:“来之前虽然很兴奋,但潜意识里觉得都是魔鬼城,不会有什么大的特殊。但是当我面对克孜尔魔鬼城时,我发现大自然这把鬼斧神刀,它的魔力巨大无比,而且毫不重复,每个魔鬼城都有每个的奥妙,总是会让你得到惊喜。”

冰雪画派在魔鬼城写生   卢平摄

冰雪画派在魔鬼城写生   卢平摄

冰雪画派在魔鬼城写生   卢平摄

冰雪画派在魔鬼城写生   卢平摄

冰雪画派在魔鬼城写生   卢平摄

冰雪画派在魔鬼城写生   卢平摄

     张馆长担心于老师的年纪大,又赶上新疆最热的夏天,怕他去魔鬼城身体吃不消,特意准备了一个大太阳伞和一把折叠椅,好让于老师能够舒服安稳一些画速写。他和他的朋友张新国和杨俊子分别扛着,和我们一道走在骄阳似火没有绿色全是戈壁的黄土沙丘上。
     七月的克孜尔魔鬼城,太阳像个大火炉一样当头照耀,也热辣辣地烤着在我们的头顶和身体上。魔鬼城的地貌本来就十分开阔,没有什么植物,气候干燥,加上新疆本来的光照时间就强,一天有16个小时的日照,在白天来魔鬼城就具有一定的挑战性。84岁的于志学不愧为老游击队员,不畏惧挑战。他笑呵呵地指着张总特意给他带来的太阳伞说,“那个挡光的大家伙可不是我写生需要的。你以为我们画画的很娇贵,就一直呆在一个地方老老实实地画画就OK了,我们全靠这两条腿,要不停地溜达,也不怕太阳晒。”说着他还用两只手做着向前挪步的动作,“所以,张馆长,你的那个大太阳伞如果在这里一支,你就是让我来享福了,就不是来画画了,所以这把伞还是休息吧。”于志学的幽默感染了张馆长,“于老师,我知道你们画画要来回走,可是您年纪大了,不比年轻人,这么热的天气,要真是出现中暑等情况,在这地方可不是闹着玩的。我是东道主,我必须考虑得多一点,不能让您出一点安全问题。”于志学说,“你放心,我是久经沙场的老队员,什么热呀,冷呀,风呀,雨呀,都经历过,没关系。”张馆长别不过于志学,最后只好无奈地收起了太阳伞。他搬着折叠椅子,跟在于志学身后跑前跑后。

冰雪画派在魔鬼城写生   卢平摄

冰雪画派在魔鬼城写生   卢平摄

冰雪画派在魔鬼城写生   卢平摄

冰雪画派在魔鬼城写生   卢平摄

冰雪画派在魔鬼城写生   卢平摄

冰雪画派在魔鬼城写生   卢平摄

冰雪画派在魔鬼城写生   卢平摄

冰雪画派在魔鬼城写生   卢平摄

冰雪画派在魔鬼城写生   卢平摄

冰雪画派在魔鬼城写生   卢平摄

     于志学沿着蜿蜒曲折、大小不一的沟壑行走。一会儿躲过犬牙交错的“陡壁的小山包”,一会儿绕过一个个很像城堡的雅丹,走上一个很像龙的状貌的“龙脊”上。突然,戈壁里刮起了一阵风沙,地下的飞沙走石被风裹卷着扬起,扑在了我们每一个人的脸上。我下意识地用双臂挡着相机,怕风沙刮进了镜头。抬眼一看于志学一点都没有畏惧情绪,他在那里稍微停了下脚步,用没拿速写本的左前臂挡一挡风沙,然后继续跨步踏上一个陡壁岩层的小土丘上,看那样子没有一点要停下来的意思。眼看着他的身影越来越小,众人都很担心。以一个年过八旬的人来说,这可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这么炎热的天气,就是我们往上坡走几步都会觉得心慌腿软,气喘吁吁,一个有高血压心脏病的八旬老人,他的心脏要承受多大的压力。于志学在短暂歇息了几次之后,终于爬上了土丘。我们一行人看到了,都不约而同齐声喊,“于老师,注意,别上去了,有危险!”可他却笑着不答话,只是摘下头上戴的帽子,向我们摇了摇。之后他一直走到山包的最高处。看上去那上面的土质结构比较松散,好像随时都能坍塌一样。张馆长也要上去,想把他给搀扶下来。他连忙摆摆手,“不用,不用,那样更不安全。”说着他自己原地一蹲,然后臀部着地坐下,靠着他自己身体的重力作用,顺着土包与地面形成的五十几度角,从上面硬是“出溜”了下来。他的身体和屁股底下、脚底下的粗砂、砾石沙沙作响,同他一起从高处的土包上滑下。张馆长一个箭步穿上去,“我的妈呀!于老师,你可吓死我了!见过艺术家玩命的,没见过像您这样玩命的。您多大岁数了,不是小青年呀。可吓死我了,这要是摔一下,骨折了,可怎么了得!”

冰雪画派在魔鬼城写生   卢平摄

冰雪画派在魔鬼城写生   卢平摄

冰雪画派在魔鬼城写生   卢平摄

冰雪画派在魔鬼城写生   卢平摄

冰雪画派在魔鬼城写生   卢平摄

冰雪画派在魔鬼城写生   卢平摄

冰雪画派在魔鬼城写生   卢平摄

冰雪画派在魔鬼城写生   卢平摄

     姜伟琦、汤宽义、张军、刘彩霞和加宏杰都关切地迎上去,大伙一边为于志学拍打着身上的尘土,一边嘱咐着于志学要小心谨慎,出门一切都要安全第一,不能冒险。张军说,“你看,于老师就是能‘折腾’,被他这么一‘折腾’,这魔鬼城的云彩都吓得藏了起来。我们在这儿三个多小时了吧,连一丝云彩也没有看见。”于志学笑了笑,揉了揉自己的臀部说,“石头硌着屁股了,有点疼。”刘彩霞插嘴说,“可不是吗,从土丘上面身体着地出溜下来,哪能不硌着。”汤宽义说,“于老师很聪明,虽然那些凸起不平的硬土块什么的硌到了身体,有些疼,但是这样做是最安全的。”加宏杰说,“了不起,了不起,我又看到于老师身上的那种拼命三郎的精神。”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张馆长最后给出了总结:“于老师真是很伟大。这么高龄来到新疆,在这么热的天气来魔鬼城写生,他是冰雪画派的榜样,艺术界的楷模。有于老师的这种精神,冰雪画派必然会发扬光大。于老师的身材虽然不高,但他的形象是高大的,堪称艺术界的巨人,他的艺术精神和风范将给艺术界留下非常宝贵的精神财富。我接待过很多画家,真正为艺术义无反顾的画家很少。”

于志学与张中堂在魔鬼城     汤宽义摄

于志学与张中堂在魔鬼城     汤宽义摄

于志学与张中堂在魔鬼城     汤宽义摄

于志学与张中堂在魔鬼城    卢平摄

冰雪画派在魔鬼城写生    刘彩霞摄

冰雪画派在魔鬼城写生    刘彩霞摄

冰雪画派在魔鬼城写生   刘彩霞摄

冰雪画派在魔鬼城写生   刘彩霞摄

      面对着这一切,我没有说什么,因为我了解于志学。多次和他出门在外,无论是跟什么样的团,无论团里的画家年龄差距有多大,他都是那个团里最勤奋、最能吃苦、画速写最多、除了画画什么都不顾一切的人。不管是恶劣天气,还是各种危险,他总是把困难和生死置之度外。就说去年他参加谷福海会长组织的“中国书画家世界行”在美国的高峰论坛,当时安排去美国西部科拉多大峡谷采风。在大峡谷里,游者可以乘直升飞机直达谷底。于志学因为1999年来过大峡谷,但那时还没有开发这个项目,所以这次他一定要从高空鸟瞰再深入大峡谷底部看个全貌。可是按照大峡谷管理部门规定:80岁以上的老人或有高血压、心脏病的人是不能参加这个项目活动的,以免出现意外。而对这几条都占全的于志学来说,他一定非去不可,所有人包括谷主席、当地导游和工作人员的劝阻甚至连售票的美国Madam的反对都说服不了他,拦也拦不住。当时和我们乘同一飞机的金陵画家罗建泉就深受感动,连连称赞“于老师是位真正的艺术家”。执着、勇敢、坚定,不畏困难,不怕牺牲,这种品格是于志学身上非常重要的闪光点。

冰雪画派在魔鬼城写生    汤宽义摄

冰雪画派在魔鬼城写生    汤宽义摄

     此刻,于志学站在克孜尔魔鬼城红褐色的山体下,那经过无数世纪风沙雨水侵蚀和河流沉积物冲刷堆积的奇形怪状的雅丹群,就好像一座座坚实无比的碉堡,任凭时间的冲击也不会击垮。这一切不禁让我们感慨这浩瀚苍凉的克孜尔魔鬼城的粗犷雄浑和壮阔,也感受到了对自然充满无限敬畏的艺术家的豪迈气魄。

冰雪画派在魔鬼城写生   卢平摄

冰雪画派在魔鬼城写生   卢平摄

     待我们将要离开魔鬼城时,突然看见在鬼斧神工的魔鬼城中一片片土堆之中和宽阔的沟底里,有几头黄牛在吃草。这让我们很兴奋。一路上的戈壁和雅丹群让我们潜意识觉得魔鬼城是杳无人烟,荒凉寂寥之地,可是在这看似并无生命迹象的戈壁里竟然有了动物和家畜。大自然就是这么奇妙!仔细去看,才发现在气候干得好像能冒烟的黄土沙地里,竟然稀稀落落地长着一些当地人称为“野葡萄”的貌不惊人的耐旱植物,这是活生生的绿色,这是生命和希望。
     这时你才能真正领会到戈壁滩和雅丹群的意义。在荒凉、贫瘠和干涸的外表下,还有弱小的生命在顽强抗争。……这一幕舒展了我们的心胸,给了我们坚强、忍耐、抗争的动力和不懈追求、顽强拼搏的勇气和力量。

20181114


 

 

 

 

 

 

 

 

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烟台市优秀美术作品展

中国山水画艺术网声明:中国山水画艺术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浏览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和本网站无任何关联。本网发布的讯息您如发现侵犯您的著作权,请及时和我网联系,在提交相关证明文件后,我网会选择删除。如您想转载本条信息到手机微信或微博,请在网页下端左侧点击“分享到”自助转发,或关注本网微信公众号zgsshysw

搜藏网 福建美术在线 陕西省美术家协会
更多友情链接

特种檀皮宣

 

中国山水画艺术网网站微信平台中国山水画艺术网办公微信

网站微信公众平台       网站办公微信

备案编号: 皖ICP备11008522号 信息产业部备案信息查

页面浏览设置:1024×768分辨率

本站中文名称:中国山水画艺术网    本站网址www.zgsshw.cn  本站所有资料信息未经我站同意禁止转载,否则法律责任自负。

 《中国山水画艺术网》编辑部电子信箱:6-0-8@163.com  工作专用QQ:384169963    2522440660    

专用QQ群:102543755  网站微信:zgsshw  微信公众订阅平台:zgsshysw

法律维权:北京冠和权律师事务所   中国艺术网站

            

 
0